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4685本港台开奖直播 > 正文

4685本港台开奖直播

  • 提前“被分家”:赌王何鸿黾易逯裂

    时间:2022-05-11

  •   1月25日是戏剧性的一天。就在大家都以为澳门赌王何鸿龅陌僖诓撇分配计划终于水落石出时,一场家族战争突然爆发。

      “他(何鸿)的家人抢劫了他的财产,他现在十分伤心。”1月25日,何鸿龅穆墒Ω吖骏(Gordon Oldham)向本报记者阐述何鸿龅牧⒊∷担何鸿龅亩太与三太分割何鸿雒下股权的交易,未经何鸿鲂砜桑亦非何本人意愿。

      高国骏所指的,是澳门赌业龙头澳门博彩有限公司(下称澳博,股票代码1月24日宣布的一宗股权变动由何鸿鋈太陈婉珍与二太何蓝琼缨五名子女共同控制的控股公司Lanceford,将获得何鸿鲈诎拿怕糜斡槔(下称澳娱)中的31.66%股权,澳娱以55.7%的持股量控股澳博。

      现在,这桌摆好的盛宴有被掀翻的危险。高国骏警告说,这一没有得到何鸿鐾意的股权转让必须在48小时内得到“解决”,否则何鸿鼋起诉相关的家人。

      但针锋相对的说法立即出现。同日,代表Lanceford的公关公司博然思维对本报记者表示,“股权转让得到了何鸿龅氖槊嫱意,截至目前,Lanceford方面没有收到任何关于高国骏发起诉讼的消息”。

      何鸿龅呐儿、信德集团执行董事何超凤也在25日下午向本报记者披露了她在1月7日写给父亲的一封信函。这封英文信件末段,有何鸿龅那┟“Stanley Ho”,确认将澳博股份转赠给蓝琼缨和陈婉珍,是在他本人的指示下完成的。

      双方的是非胜负目前尚未明朗。较为明朗的是,得益于近年来向股权分散的公众公司转型,作为澳门产业支柱的澳博遭受这场家族战火重创的可能性不大。“澳博作为上市公司,市场监管方会将这次风波制约在何氏家族内部。”一位接近澳博行政总裁苏树辉的人士25日对本报表示。

      “他(何鸿)身体很好,不过现正在屋内(注:何鸿鑫挥谙愀矍乘湾的大宅)睡觉,他身体没有大碍,只是十分伤心。”1月25日早上,高国骏向本报记者表示,在刚刚见过现年89岁的何鸿龊螅了解到他认为自己是一宗“抢劫案”的受害者。

      “他甚至还未身故,只处于暮年,他的二太与三太就已吵着争夺自身利益,而目前他毫无疑问具备民事能力。这是最令他(何鸿)伤心的。” 高国骏说。

      澳博24日的公告称,公司主席兼执行董事何鸿鼋其个人持有的4.84%澳娱股份转入控股公司Lanceford根据高国骏的说法,何鸿鏊饺丝刂频Lanceford装载着其大约八成的个人资产,同时此前已经持有26.8%的澳娱股权。

      在这一变更完成后,何鸿鼋霰A100股澳娱普通股,其亦因此不再是澳博的股东。

      市场在24日对这一变动反应负面,澳博股价一度急跌9%,但最后收盘亦跌4%。有不愿具名的券商分析师对本报记者表示,考虑到2010年11-12月间何鸿鲆丫连续对旗下资产作出分配,24日公布的新方案本来亦是进一步消除澳博接班人问题的重要一步。

      按照24日的方案,澳娱的最大单一股东将自澳门慈善基金会(持股27%)变为Lanceford,信德(242.HK)仍为第三大单一股东,持股11%,郑裕彤家族持股10%,与何鸿龇茨康陌妹何婉琪持股7%,余下为零散个人持股。同时,二太的五位子女将由此获得9.86%的澳博股权,三太陈婉珍获得8.91%的澳博股权,12月获得何鸿龇峙浒牟┕扇ǖ乃奶梁安琪仍持股7.6%,以澳博市值计算,何鸿鋈房家人由此分别获得接近75亿、67亿与57亿港元的财富。

      然而,高国骏25日的说法令上述财富分配处于合法性待考的境地。高国骏向媒体出示的信件副本显示,何鸿霰居将其财富一分为四,平均分给其四房家人,该信件显示何鸿鲆恢奔岢纸财富一分为四的方案。

      作为反驳,何超凤方面向本报记者提供的1月7日的信件副本,透露何鸿鲈在1月5日与陈婉珍、何超琼和何超凤会面。在信中,何超凤感谢父亲把澳博的控股权,以礼物形式送给四太太梁安琪、三太太陈婉珍、二太太蓝琼缨及其5名子女,以维持家庭和谐。

      “在此我重新确认有关把STDM股份赠予Lucina(二太蓝琼缨)与Ina(三太陈婉珍英文名)。”信的末尾有这样一句批注。该批注下面有何鸿龅挠⑽那┟。

      博然思维表示,很遗憾高李严律师行没有对上述事实进行考证,就匆匆公布其观点,为此Lanceford将保留针对该律师行的法律权利。

      “大家都一早就预期争家产难以避免,只是没有预计到矛盾会这么早公开”。接近澳博行政总裁苏树辉的人士对本报表示,幸亏澳博已经实现上市,否则面对当前的家族内讧,澳博很可能陷入分裂的境地。

      “由于澳博在澳门博彩业市场占31%的份额,无论澳门政府还是中央政府,都不会坐视其陷入内乱的境地。”

      这位人士说,尽管作为澳博大股东的澳娱内部股权出现变化,但这一变更并没有涉及澳博股权的再变化,除了澳娱以及四太梁安琪的持股,苏树辉在澳博亦持股2.4%,另一位老臣子吴志诚则持股1.8%,余下32.5%皆为公众持股。

      “由于上市公司涉及公众利益,一旦作为大股东的澳娱出现不利于澳博的变化,则监管方必然会介入,将这次的财产分配风波制约在何(鸿)博士家族内部或者说澳娱内部。”

      在群益证券分析师Lantis Li看来,一直处于手握净现金状态的澳博,尽管需要为包括新葡京在内一系列发展项目筹资,但并没有很迫切的上市融资需求。“考虑到何鸿霾┦康慕】底纯觯将澳博上市将令这盘家族生意变为要向公众负责,而澳博的透明度亦因此改善,现时其已经由只公布半年报改为公布季报。”

      其间,苏树辉领导下的澳博,一直努力向股权更为分散的公众公司定位靠近。苏树辉2010年8月接受本报专访时曾表示,澳博并不需要再融资,但透过之前发行的20亿港元可换股债券,多了很多基金成为股东。

      “澳博股票的街货(注:在市场上自由流通、没有被固定持有的股票)不多,此前每日的交投量不过100万港元左右,流动性很低。我们发行可换股债券,获70多家基金认购,不但大大丰富了我们的股东结构,亦促使更多投资者了解我们,提升了我们股票的交易量,近来澳博的股票交投量是所有在港上市的濠赌股中最高的。”

      “而且,由于澳博在澳门博彩业市场占31%的份额,无论澳门政府还是中央政府,都不会坐视其陷入内乱的境地。”上述接近苏树辉的人士说,苏树辉早已承担其澳博与内地政府间的沟通事宜,双方联系可能比何鸿鲇肽诘氐牧系更为密切。因此,何鸿黾凹易宄稍钡某止晌蘼廴绾伪浠,都不敢轻易变更现时澳博的核心管理层。

      然而,本身面对股东大换血的澳娱则是另一回事。代表澳门慈善基金会的霍震霆在25日的表态中,没有评述这对澳娱的影响。作为澳门规模最庞大的私人企业,澳娱除了控股澳博,还拥有澳门旅游塔、澳门机场管理局、澳门航空、澳门国际机场、路氤堑夭项目、濠景花园、往来港澳的客船公司远东水翼船务、公务机运营商Jet Asia飞机租赁,此外,还持有葡萄牙、越南、朝鲜三地的赌场业务权益。

      “几乎可以肯定澳娱内部会有一番股东间的深度沟通。”上述接近苏树辉的人士说。在澳娱的其它股东中,郑裕彤与何鸿龉叵得芮校被认为会维护何的意愿;何婉琪与何鸿龇茨恳丫茫与何家三房的关系亦因此断裂;霍震霆则被外界视为变量其父生前与何鸿鲆嗖缓停并为此退出参加澳娱股东会议,但霍震霆重返澳娱股东会议,随后在2010年9月加入澳博担任执行董事,意味微妙。

      “若您同意我出面组织一次家庭会议来讨论这一问题,我当然会非常高兴地为你代劳。”

      若Lanceford最终接收何鸿鲈诎挠榈墓扇ǎ则何鸿鋈房名下的资产总额将需要大幅刷新。其中,二房子女的优势将进一步得到巩固。

      在2010年11月,何鸿霭衙下约11.55%信德股份,转让给何超琼、何超凤、何超、何超仪以及何猷龙这5名二房子女共同拥有的Ranillo Investments Limited。何鸿鲇谛诺碌母鋈顺止捎20.27%减至8.72%,Ranillo Investments Limited的持股则达18.39%成为单一最大股东。现时信德市值约99.8亿港元,拥有澳门大量土地储备以及港澳的数个大型地产项目,此外,还拥有全球最大规模的喷射船队以及在港澳的旅游地产项目。

      何超琼已经担任信德董事总经理,何超凤则担任副董事总经理,同时何超琼还与美资博彩与酒店业巨头美高梅(MGM.N)合作取得了澳门6个赌牌中的一个,在澳门经营澳门美高梅金殿赌场,该项目将在港分拆上市,与其估值最接近的对手澳门永利(1128.HK)现时市值1084亿港元。

      至于何猷龙,则以58.62%的持股量执掌新濠国际(200.HK),这一市值69.6亿港元的控股公司与澳洲博彩巨头皇冠合资的新濠博亚(MPEL.O)取得了澳门的另一张赌牌,现市值39亿美元(约合303.9亿港元).

      三太陈婉珍此前主要负责往来港澳间的直升机公司Skyshuttle,以及澳娱在越南的赌场业务,其是次间接获得的8.91%澳博权益将令其首次进入何氏家族在澳门的核心业务运作。

      四太梁安琪此前是三房家人中唯一能在澳博担任董事的成员,如今其持股量被三太以及二太的五名子女超越。

      至于何鸿鲆咽诺拇筇太黎婉华,其所出的何超贤与何超雄分别管理何鸿龅耐上赌场业务以及澳门逸园赛狗场,这些业务均为何鸿龅母鋈俗什。何超贤与何超雄亦一直没有介入家族财产分配之争。

      在何超凤信件的最末,她表示很乐意与何鸿鲆约捌渌家族成员讨论如何发展其父过去40年来建立的庞大企业帝国。“若您同意我出面组织一次家庭会议来讨论这一问题,我当然会非常高兴地为你代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