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118直播网118图厍本港台开奖 > 正文

118直播网118图厍本港台开奖

  • 06年85岁的王光美追悼会上郭法曾、刘袖杰出席2人是何身份

    时间:2022-08-04

  •   1984年2月5日,中央电视台的演播大厅,正在进行第七届春节联欢晚会的直播。

      当银河少年艺术团的小演员们手持花束来到舞台中央,《歌声与微笑》的欢乐旋律响起,摄影师的镜头突然移向台下的观众,对准一位身着墨绿色大衣的女士,观众席上爆发出阵阵热烈掌声。

      当歌曲快要结束时,小演员们纷纷为前排的教师们系上手中的红领巾,这位女士也从座位上站起来,弯着腰为身边一位白发苍苍的耄耋老者亲手系上红领巾,再将一大束鲜花恭恭敬敬送到这位自己当年研究生导师手中。

      现场和全国的电视观众们,都认出了这位特别的来宾:王光美同志。而她身边地位崇高的老先生则是我国物理学泰斗褚圣麟。

      王光美在相隔40年之后还能和老师重逢,属实不易,但在她心中,还有另一个她日夜思念的人,是再也没有机会相见了。

      成绩单的主人来自1939北京的志成中学,上面门门功课均为优等,还有一个十分醒目的评注:“数学女王”。

      这个评注来自于当年的一场北京市数学竞赛,这名优秀学子是前三名当中唯一的女生,也是志成中学的女状元。

      王光美是前任北洋政府农商部总长王治昌在连生6个儿子之后,第一个降生的女儿——巧合的是,光美之后,王家所生的又都是女儿,因此王光美先做幺妹,后为长姐,受宠非常。

      由于父亲崇高的政治地位和母亲殷实的家族财力,王家子女在动荡之中依然能够受到良好的教育。尤其是王光美,不仅容貌俊秀、身姿矫健,头脑也十分聪明,数学物理的天分极高。

      1939年9月,王光美考入辅仁大学数理系,本科毕业之后继续攻读本校研究生,而褚圣麟正是他的导师。

      本来按照这条路走下去,物理界人士公认,王光美很可能会以杨振宁、李政道的学姐,和吴健雄媲美的女物理学家身份名扬天下。

      不过此时的中国,已经来到一个至关重要的转折点,每个中国人都必须在两条决定命运的道路中做出自己的选择:是接受代表人民的,还是跟着压迫人民的。

      在王家内部,答案不问可知:王治昌和被暗杀的领袖廖仲恺是至交好友,四哥王光杰早就加入了中国,依靠自身的无线电技术,专门在天津负责北方局和延安中央的秘密电台。

      母亲董洁如也深明大义,接纳不少中共地下党同志寓居王家,其中就有嫁给王光杰的王新和原卫生部长崔月犁。

      在崔月犁带给王光美的各种进步书籍当中,有一本深得她这样的进步知识分子共鸣,书的名字叫做《论员的修养》。

      翻开这本书的第一页,王光美就为书中深邃的思想吸引,认认真真把全书读完一遍又一遍,这个名动京城的女学霸竟然不得不低头叹服:“…可是就觉得真难做到,这不是一句空话能做到的…”

      世界上真的存在这种“不但要在艰苦的、困难的以至失败的革命实践中来锻炼自己,而且要在顺利的、成功的、胜利的革命实践中来锻炼自己”的人吗?一个合格的员,真的“要用严格的立场和正确的原则来约束自己,除此以外,最好连许多‘小节’(个人生活和态度等)也注意到。”吗?

      不过她对书本的作者发生了浓厚兴趣,这个名叫的人,是否就真的做到了他自己所写下的这些严格要求?

      1946年春节,王光美本想趁着日本投降的喜悦,前往美国继续深造原子物理,一张神秘的纸条突然出现在家中。

      纸条来自崔月犁,邀请她前往一个叫做“北平军调处”的临时组织,充当和美国人之间的翻译,中共代表团成员有、罗瑞卿、李克农等响当当的大人物。

      一头是全额奖学金的博士学位,另一头是十万火急的政治任务,涉世未深的王光美第遇到如此难以抉择的局面,站在一棵大树下竟然呜呜哭了起来。

      最终王光美还是被崔月犁成功“拐骗”到了军调处,在这里,诸位代表们精练的工作效率、清廉的处事作风让这位“大小姐”第一次实际感受到了,原来《修养》书中所写的员,是实实在在存在着的。

      军调处的工作不过坚持了8个月,就在蒋介石猖狂的内战野心之下无法维系,中共代表团被迫返回延安。此时,王光美的内心也彻底放弃了留学美国的念头,下定决心要前往延安“朝圣”。

      在延安的窑洞里,那位叫做的神秘作者,正紧锣密鼓地将全部精力投入马上要爆发的内战。他还没有想到,一段美好的感情已从北平西苑机场起飞,直奔自己而来。

      这并不是一个童话,北京城里大小姐带着幻想而来,很有可能会被陕北高原黄土下的现实击得粉碎:

      那本透着智慧和美德的《论员的修养》背后,其实是一个比自己大23岁、已有过5次婚姻、还带着一对儿女、满脸刻着沧桑的中年大叔。

      在第一次遇见之前,王光美按照军调处的工作经验,被分配到了朱德和领导的外事组,继续为来访延安的各国友人记者担任翻译。

      在这种充满乡土风味的窑洞里,竟然有着和北京城不相上下的时尚活动,年轻的王光美感受到这些看似年纪比自己大上几轮的领袖们,心态却和自己一样朝气蓬勃。

      的舞步在这些人当中拥有一眼便可分辨的独特风格:他几乎严格按照正规教程规定的步法,科学又精确,好像一块上足发条的钟表,只有偶然间迸发的奔放脚步,正如他那本对领袖语录大段引用的《修养》。

      曾是王光杰的顶头上司:北方局书记,对北平的事务也就多关心一分。王光美的到来,正是他了解平津一带最新动向的好机会。

      1947年3月5日,又需要接见王光美谈论工作。但很不巧,王光美到办公室的时候,正赶上刚要吃等了好久的午饭。

      面对略显尴尬的王光美,显露了一手特别的“刘氏细心”,拿出一个珍贵的小梨,交到王光美手里。

      一周之后,胡宗南发动25万大军进攻延安,领导一个中央工作委员会,撤往较为安全的晋察冀边区。为了照顾王光美的安全,特意提议她跟随自己一起撤退。

      延安危机解除之后,和王光美先后来到中央新驻地西柏坡,在这里,以十分尊重的口吻,小心翼翼地再次向王光美几乎是明示了自己的心迹。

      这种“明示”也是“式”的:除了一五一十讲述自己工作忙、拖油瓶、年纪大等等劣势之外,就是各种革命经历心得,唯独不提对王光美的好感。

      但智商超群的王光美再怎么不懂感情,也明白自己能够独占这么多宝贵时间,决不单单是因为“工作”。

      多年以后,的女儿回忆父母之间爱情的发展,认为正是父亲以从未见过的坦诚,深深打动了和他生活习惯几乎是天差地别的母亲。

      1948年8月21日,水到渠成的和王光美在西柏坡举行了简朴的婚礼,一个写着“奇字第三号”的小木箱,就是这最后21年稳定婚姻的“彩礼”。

      与喜结连理之后,曾经的数学女王就成了排名第二的领导人政治秘书。

      王光美对这一重身份转变是心甘情愿的。她亲眼见到自己丈夫无论在大小工作上,都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专心刻苦,在爱情之上,又起了崇拜的敬意。

      、周恩来、全党、全国人民也对同志的刻苦专心报以完全的信任,1959年4月,在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国防委员会主席。

      晋升的王光美并没有得意忘形,她恪守着自己的秘书和后勤工作,好让能够将他的专心都用在党和国家大事上。

      在诸多中央领导人家庭中,的子女尤其众多,前后六任妻子一共为他留下了9个孩子,但家庭关系却格外和睦。这背后正是王光美的聪明贤惠、一视同仁,获得了所有孩子的一致爱戴。

      当上国家主席不久,中国就陷入了严重的自然灾害,在北京再也待不住了。

      1961年4月2日至5月15日,回到家乡湖南,先后赴宁乡和长沙县的东湖塘公社王家湾大队、广福公社天华大队、花明楼炭子冲大队,开展了为期44天的农村调查。

      当地官僚为了应付,竟然指使乡亲们用猪肉、鱼摆放在公共食堂供“参观”,前脚走人,后脚就当场收回,弄虚作假,大搞形式。

      的童年好友李桂林患着脸色蜡黄、双脚浮肿的水肿病,躲着不愿见这位国家主席。

      再三了解之下,才知道大队支书王升平打着“把刘主席的家乡建设成鱼米之乡”的旗号,将上好的良田强行改为鱼塘,造成大面积粮食减产,乡亲们反而吃不上一顿饱饭。

      这趟唯一一次回乡的喜悦,最终在“好话坏话都要听,哪怕是骂我们的话,包括骂我这个国家主席的话都要听”的沉重心情中收场。

      王光美第一次亲身体会到推进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任务的艰巨性和复杂性。这位过去的小姐、夫人,亲手将患病的社员搀扶到面前,像学生一样聆听丈夫和老百姓的对话,做笔记、做记录、做思考。

      1969年11月12日,不幸病逝于河南开封,噩耗三年后才被王光美得知,令柔肠为之寸断。

      这位失去了丈夫和偶像的弱女子却意外地坚强,她坚决顶住了一切污蔑,终于成功熬到结束,在1979年重新回到中国社科院,负责她最熟悉的外事工作。继而为丈夫恢复名誉四处奔走。

      在、陈云、、等中央领导协助过问之下,为彻底平反的决议终于在1980年2月29日通告全国。

      当她看见床上那个橡胶枕头时,回想起当年两人一同出访柬埔寨,从西哈努克亲王手中接过这个纪念的欢乐瞬间,再也无法忍住悲伤和思念,将枕头紧紧抱在怀中,放声恸哭。

      4天后,隆重、肃穆、盛大的追悼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王光美代替丈夫,见证书写历史的巨笔,回到人民手中。

      1992年,一部以《的44天》为题的历史剧开拍,郭法曾被指定饰演。他为了更逼真地塑造好角色,不惜亲自拜访王光美虚心求教。

      王光美的心情在这位访客面前难以抑制:这位郭法曾是有名的“专业户”,身形和外貌都酷似。

      从王光美那里,郭法曾得到了独一无二的第一手资料,和一件难以估量的珍贵道具:生前所穿的灰色中山装。当他化妆完毕穿上这件衣服,俨然就是死而复生。

      凭借王光美本人的悉心指导和郭法曾、刘袖杰(饰演王光美)等演员的全心演绎,《的44天》几乎完完全全再现了1961年4月2日至5月15日那段写入历史的大调查,并夺得了当年的“五个一工程”奖。

      郭法曾、刘袖杰和王光美一家从此也结下了深厚友谊。2006年10月13日,85岁的王光美在北京逝世,郭法曾、刘袖杰出席了追悼会现场,送她回到的家乡:湖南宁乡花明楼炭子冲。